中国人物简笔画

美国人物简笔画

日本人物简笔画

英国人物简笔画

我爱简笔画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========点击这里进入本站所有资源导航【精华】========
我爱简笔画网 门户 故事 查看内容

尼泊尔公主,我喜欢你

2015-8-26 10:46| 发布者: orange| 查看: 435| 评论: 0

尼泊尔公主,我喜欢你

  安小树和朴小菲是在校园文化节上认识的,两个人都被安排采访同一个教授。安小树第一个赶到,正想采访,突然背后有人叫他,刚一转身,朴小菲像风一样飘了过去,录音笔已经对着教授了。

  接下来的几次采访,安小树都落在了朴小菲的后面,为了显示风度,安小树还是等着朴小菲一起走。分别的时候,朴小菲扔给他一本日记本,说,多学习吧,我看你弱不禁风的,怎么跟我抢风头啊!

  尼泊尔公主,我喜欢你年末,朴小菲无可非议地拿到了学生会的最佳记者,她对两手空空的安小树说,小弟弟,知道我外号叫什么吗?叫姐,今天姐高兴,我请客。

  安小树心里一阵慌乱,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来自尼泊尔,却一直生活在中国的漂亮女孩。只是,她喜欢自己吗?安小树不知道,他只知道。给她看自己的作品,每次都被批得一无是处。安小树想,难道自己上辈子和她有仇,要不然朴小菲何以这么容不得自己。这样想着,安小树心里那股爱意就像冬天里的水,凉了。

  遇着朴小菲时,安小树真想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,可是转念一想,也许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,这个身上带着尼泊尔皇室血统的贵族公主,能看上自已这个穷小子?

  大二时。朴小菲说,你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吧?我想轰轰烈烈谈场恋爱。安小树转过头去。心狠狠地疼。大三时,朴小菲说,告诉你,姐我谈恋爱了。安小树一张脸变得苍白,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朴小菲关心地说,你脸色怎么这么差,是不是紧张我了?安小树侧过头,我昨晚没睡好,回寝室补觉去。

  宣友都劝,你要是真喜欢她,就干出点事业来,人家毕竟也是尼泊尔皇后的侄女,你没,最身份怎么成?安小树触电般地站起来,大声说,对,我要创业,我要活出个男人样来。

  再次见到朴小菲是在图书馆,她的身边跟着个瘦弱的男生,一阵风就能吹跑的那种。安小树凑过头,低声说,你就这水平啊?朴小菲觉得这是对她的挑衅,她狠狠白了他一眼,扭头就走。

  安小树去医院做体检的时候,遇到过朴小菲几次,他很想追问朴小菲来这里做什么,但看到她行色匆匆的样子,只好欲言又止。

  安小树和同寝室的两个室友一合计,开始做起了西装租赁的生意。安小树在校内找了个门面,开始营业了。

  因为太忙,安小树几乎没空去找朴小菲,朴小菲倒是来租过几次西服,每次都一个人,有时,安小树就笑,你的跟班呢?朴小菲喃喃地说,有些事,你不明白的。

  毕业的时候,朴小菲也来店里帮忙,朴小菲给了安小树一张名片,将来,等你有空的时候来尼泊尔。周末,安小树带着朴小菲去山顶,满山遍地的野花,朴小菲说,知道这些花为什么这么好看吗?那是因为。它们从来不自卑,不管出生在哪里,它们都能朝着太阳,勇敢地欢笑。安小树心里一动,他沉思了片刻,然后说,小菲,其实我很想跟你说一句话,我……却被朴小菲的电话打断。

  晚上,朴小菲上了去尼泊尔的火车。安小树去送。火车开动的时候,朴小菲想起了什么,连忙问,安小树,上次去看花时,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,再不说,你就没机会了。安小树跟着火车跑,大声说,朴小菲,我想告诉你,这三年来,我一直都爱你,可惜。你已经有了男朋友,可是,在你心里,你曾经爱过我没有?朴小菲拼命摇头,摇头。安小树彻底崩溃了。整个夏天,安小树都过得很低沉。

  直到秋天,安小树才振作起来,在两个伙伴的齐心协办下,安小树的事业也风生水起,不久后,他成立了公司,业务拓展到市区所有高校,每天都租出四五十套西服。闲暇时,安小树总会去山顶坐一坐,朴小菲的影子就像放电影一样从眼前飘过。那个日记本,安小树舍不得用,就放在床头,每天睡觉前,安小树都要靠它来取暖,看一看,心里便有了香甜的味道。

  冬天的时候,他加了朴小菲的MSN,消息发出去,却一直没有回音,手机也停机了,朴小菲就像从这个世界上凭空消失了一样。那几天,安小树失眠了。

  安小树突然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,去尼泊尔找她。

  安小树去了尼泊尔,参观加德满都王宫广场时,突然看见一个男子手捧着大束玫瑰,跪在了一个妙龄女子面前,叽里呱啦地说着话。安小树虽然听不懂,但也能猜得出来,那是在求婚。那女子拼命摇头,然后哭着收下了花。安小树顿时觉得血都在倒流,摇头不是表示不同意的意思吗,怎么她还接过了花。

  安小树忍不住走了上去,拦住男子,拼命打手势,那意思是说,她摇头了,你怎么还这么高兴?男子忽然笑了,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,你是中国人吧,在我们尼泊尔,摇头就是点头的意思。

  安小树一颗心直往下沉,那天在火车站送别的情景又浮现出来,他问她爱不爱他。她却一直摇头。直到现在他才明白,摇头就是表示同意的意思。安小树想起她说的那句野花从来不自卑的话,这不都摆明了是暗示他要主动,可是自己居然都没看出来。

  安小树把当初朴小菲给他的名片掏了出来,男子说,这个地方我知道,我马上带你去。 车子左拐右拐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是一个希望小学。

  安小树走进学校的时候,一个中年人热情地跑过来说,你是来找朴小菲的吧?安小树诧异地说,你怎么知道是我?中年人笑着说,一年前,朴小菲来的时候,就告诉我,如果有一个叫安小树的人来,一定要帮她留下来。中年人把他带到了朴小菲的房间,远远地,安小树就闻到了野花的香味,屋子里到处都是野花标本,他的照片贴得到处都是。中年人说,这一年来,朴小菲都是靠它们取暖。

  安小树说,那她的男朋友呢?中年人笑了,朴小菲都告诉我了,那是一个追了她整整三年的男孩子,后来得癌症了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里,想让她做一个月的临时女友,小菲一心软就答应了。

  安小树见到朴小菲的时候,是在第二天下午。两个人就那么呆望着,朴小菲突然哭了。她说,我还在等我喜欢的那个人来找我呢,要是不来,我就随便找个人嫁了,让他一辈子后悔去。安小树狂喜地说,这不是来了么。两个人紧紧抱成了一团。

  安小树从身上摸出一个日记本,朴小菲惊讶地说,怎么还没用,都五年了?安小树说,那是我喜欢的女孩子送给我的礼物,我不舍得用,我要保留着,就和我们的爱情一样。一生一世……
上一篇:那一场凌乱的风花雪月
下一篇:天空飘来淡淡的云

最新评论

关于本站|Archiver|我爱简笔画网 ( 豫ICP备12026864号-3 )

GMT+8, 2017-10-21 14:46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